当前位置:首页 > 师生园地 > 教师园地 > 正文

口味战争
2022-06-18 10:32:00   来源:作者:黄志刚   浏览量:27

      端午节刚过不久。不出意外,关于“粽子吃甜还是咸”的话题再一次冲上热搜,霸榜许久。这一次的纷争,最后以“今年咸粽子销量超过甜粽子”的新闻为帷幕,宣告假期终结。
      甜咸之争由来已久,只要有人在网上发一句“甜XX才是王道”或“咸XX才是王道”,总能同时引来一大帮拥趸、一大拨批判,屡试不爽。“甜党”与“咸党”所攻守的,也绝不限于粽子这一城一地,豆腐脑、豆浆、汤圆、月饼等,都是双边极力展现各自才情、充分调动文学素养的角逐场。从糖、盐的发展历史讲起,到碳水分子、游离子参与新陈代谢、生理循环的必要性,这注定是一场旷日持久却徒劳无功的口舌之辩,所以现在,一旦有人发送引战弹幕,立马就会有理智之士出来制止。
      影响到人味觉偏好的因素错综复杂,地理环境、生活习惯、遗传基因、性格特点、思虑情绪等,不一而足。我国地大物博,在饮食一道上的包容性也极深极广,任何一种口味都能轻易在这片土地上找到属于自己的信众。有人对五仁月饼弃如敝履,换个人可能就对其甘之若饴;有人对榴莲的气味深恶痛绝,但同样的气味却使爱好者的多巴胺疯狂分泌。
      有的人能吃辣,有的人能吃酸,或是伴生的天赋,或是后天获取的能力,但都并不足以成为耀武扬威的资本。论起嗜辣,江西、湖南、四川、重庆、贵州当属全国前列,倘若这几个省份就吃辣一事联合发难攻讦,其他省份必然是丢盔卸甲。好在这样的场面没有发生,不然想想那种史诗级的口味战争,都让人头皮发麻。
      每个人的口味偏好都无可厚非,而以自己的喜好去绑架别人,绝非友善的分享,那是以个人为中心的自大,是“与我不同皆为异类”的傲慢。
      刘慈欣在《三体》系列中,用百万字的鸿篇描绘了地球人类在无垠太空中,一步步走向毁灭的发展过程。每一次经历重大转折的时间点,人类都是因为傲慢的劣根性而逐渐失去生存主动权。故此,大刘最后写道: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,傲慢才是。小说把聚焦点放在了全人类上,现实中,对于个人来说也是这样。傲慢足以毁灭一个人辛苦建立的外在形象,在公开场合展示傲慢,结果无异于社会性死亡。谦和与傲慢都不是一朝一夕养成的品格,它们都折射着一个原生家庭的文化氛围。一个人浑身散发着傲慢气息,在别人眼中往往能看出更多的东西。
      “粽子就该是甜的”“竟然还有人吃五仁月饼”“我们南方的红烧肉才叫红烧肉”类似的表述,彰显的都是盲目与刻板,是对别人喜好的全盘否定,是坐井观天、一叶障目的无知无畏。无论出于什么立意,这样的表达方式都显得尤为肤浅。唯有放下傲慢的态度,接纳更多可能,眼界才不会局促,看到的世界也才更真实。
      想起苏轼一路的左迁与右迁,沿途相伴的,是对于美食不懈的探索与追求。历经千百年积淀,现今食材物料较古时丰饶得多,且烹饪技法随着传承代代精进,我们对口味的包容如何能越来越狭隘了呢?真的该学学苏轼,造物者无尽藏,吾与子之所共适。超脱甜咸之争,跳出南北之辩,莫听穿林打叶声,我且怡然自得,敞开怀抱的人生也更豁达。

相关热词搜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