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师生园地 > 教师园地 > 正文

道中遇雨
2022-07-10 09:13:00   来源:作者:黄志刚   浏览量:35

      暑假来了,学校像落幕的影院,获得了久旷的安静,人心也得以少歇。 
      假期里第一个工作日,怀着轻松的心情,从家往学院进发。行至世纪大道原出入境管理中心处,天上纷纷洒洒,落起了细密雨丝。虽说沾衣不湿,但眼看黑云压城,有着大雨倾盆之势,我就找了棵大树停下,观望雨势。
      不出意外,没有两分钟,天上的云就显出了它的小孩儿脾性。那仿佛蕴含了难言诡谲的厚重云层,在一霎那倾泻成注。雨水似缓实急,雨滴也大得很,下在地上由炒豆子般的哔啵哔啵,很快变成啪嗒啪嗒,又转至哗啦哗啦,不多会儿就把地皮洇透了。我找到的这棵大树,不知是什么年月被作为行道树栽在这里的,根深叶茂,皮厚枝虬,显然树龄不浅。它的躯干、枝桠延伸出来,就像幼年时母亲的臂弯那样坚实可靠。仰仗它,我仿佛与水世界暂时分离开来,在浓浓树荫下,只听雨声,不受雨扰。
      树下种着一株长势很好的灌木,我每天都要从这路过,却一直无暇停留赏玩。借着避雨的时间,重新打量了它,原来是一丛粉紫重瓣木槿。硕大植株上生了大约十几、二十朵重瓣木槿,颜色粉嫩可人,花型却出落得大方。宋代道人黄希旦诗云“劝君莫种木槿花,朝荣暮落堪咨嗟。”诗家凡题木槿,必揪其朝开暮谢的特征,大感时光易逝、岁月蹉跎,或以此类比美人,慨叹红颜易老、青春难驻。可能花性或气候不同,这丛重瓣木槿,半月以前就长势极好,至今也没有出现衰败的态势。即使它如诗人们所说,谢去有时,但此刻观雨有它陪伴,这段时光就足以被渲染上一种旖旎色彩。
      雨来得太快,又没征兆,很多人出门都没备雨具,只能缩着脖子在雨里骑行。也有像我一样不慌不忙的,在树下小憩等待。透过树冠交错的疏落处,铅云沉得像要整个泼下来。变幻莫测的云层卷了又舒,耳畔水流汇集淌入窨井的哗哗声不断,天空于是成了一片云浪恣意奔涌的海。夏风从莫名处掬来一抔栀子花香,馨柔醉人。这香气就像是被打上了“夏日限定”标签的事物,错过这个季节,再想找寻一样的体验就成了奢侈念头。
      身处树荫下,我似在三亚,又似在青岛,离海那么近,离夏那么近,只离雨那么远。
      又过些许时候,雨势渐小,直至收住。我从树下再度出发,一猛子扎进大雨洗过的世界。

相关热词搜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