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师生园地 > 学生园地 > 正文

最后一抹霞光
2018-06-25 08:16:00   来源:作者:16计财朱圣柱 指导教师:周李帅   点击:

      许久没有如此缅怀,亦不知具体的感触,只是冥冥之中似有呼唤,我该作些什么,肆意的挥洒也好,心里总会痛快些。
      此时是晚上十一点二十八分,一个婆娑静谧的夜。对面楼上的灯光透过窗户的玻璃,恰巧映在我的脸上。我抬头望去,灯光不甚明亮,也不昏黄,中正平和吧。但总觉得似曾相识。
      我辗转反复,难以入睡。天气是颇为凉爽的,但我觉得盖着被子有些热,敞开了睡又有些凉,枕头枕着觉得头底有些高,不枕着又觉得头地有些低。净就暂先不睡罢。起来作些什么也是好的,打发这漫漫长夜。
      高三已经考完走了,我们暂是准高三了。听师长们说估计后天就得应试,此时心里是有些没底的,自己有几斤几两心里是知晓的。国文和数学算是将就能及格的,只是英文却着实是早已留下的病瘤。多年不曾医治,早已病入膏肓,伤及骨髓。
      想着自丙申年来到学院到如今戊戌年,跨了三个年份,但满打满算只有两年的。从当初的第一试场跌至现在第三试场,也不过两个学年,听着是有些荒谬可笑的。但想着从前在洪翔从十九试场到七试场也不过是两个学年,现在回想倒觉得惊奇。
      看着笔尖,视线缓缓上移。想起那个时候,在那个地方。可以把你逼的无聊到会把手中的笔反复研究,笔帽、笔身的每一处都曾打量过恒沙河数遍。每天只能背诵诗文解乏,现在想来好怀念哪些折磨。
      人莫不是贱的。
      在手中的时候不明白珍惜,等流失以后又后悔莫及,痛苦流泪。每次身处其中时都会对之前的所作所为痛定思痛,发誓痛改前非。转瞬再遇,又重复上述的流程,仿佛人生来就是为懊悔的,就是一辈子都在轮回。但也不乏有大能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。
      抬头望着灯光,想起来有人抚着我头说“年轻真好”。刹那间我想起,那年我卧在宿舍床上,听着夏虫声,望着大月亮。心里我念叨着:年轻真好。
      翌日,霞光初现。昨夜窗外的灯光像极了旧时的月色。

相关热词搜索:霞光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