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师生园地 > 教师园地 > 正文

我的教育笔记
2019-04-29 15:41:00   来源:作者:杨竹影   点击:

      在方寸教室之内,每天不断上演着各种故事亦或事故,每一件都惊天动地,许多已随时日远逝,可也有一些犹如树根扎在了我的心上,历历在目,感悟至深。  
      那是我当班主任的第一年,满怀忐忑的新手,初来乍到的学生,任何事情都是新的,我们都有很高的表现欲,也正因如此,很快就打成一片。其中有一位学生,她叫甜,发生了两件事让我不得不去注意她。一件是在学院体育节开幕中,她担当班级领舞和幕后策划,有点惊艳到我了。另一件事情是校园十佳歌手比赛,甜展现了空若幽谷的嗓音、娇似弱柳扶风的姿态,以一个黑马的身份勇夺第二。从此我对这个瘦瘦小小的女孩儿有了格外的期许,或许她的能量还不止于此。于是,我将请她担任文娱委员,统筹策划大大小小的活动,甜每次都能交出超高分的答卷。
      磕磕绊绊、和和美美,我们也度过了一个学期。直到团委组织的一场心理测试,打破了这种平衡,从成百上千份心理测试卷中,心理老师发现了几位性格孤僻的同学,甜也在其列。关于这点,我暗自思忖了许久,或许是误判。
      我试着慢慢走近她,甜的心里如果真的有所隐藏,不及时打开心结的话,对她的发展会很不利。课堂上我与她互动、观察她的反应,课外我也把她叫到办公室交流班级活动进展情况,聊聊她对班级一些情况的看法,她的回应无缝可击,三观正到爆棚,但是也显得格外早熟,不过这不能算是缺点。身边的朋友也有很多,相处也非常融洽。就在我快淡忘这件事情的时候,一个晚自习,甜的好朋友们,跑到我的办公室,哭着说着她情绪崩溃的事实,叙说的每件事情都那么地触目惊心,包括怕黑、封闭甚至自残……我赶紧找到她。
      “甜,你一直是老师心里最棒的那种学生,老师想听听你的心里话”。
      此时的她,还是佯装坚强,“老师,我没事,真的,只是控制不了一时情绪,明天就好了”。
      “你正值无忧无虑的青春年华,但却好似承受了沉重的包袱,是因为爸爸妈妈吗?”我基于同学们的描述,这样问。果然,爸爸妈妈是她的软肋,顿时泣不成声、不能自抑。
      经过一番诚心的交流,原来甜的父母在她三年级的时候就已经离婚了,她随爸爸生活,爸爸懒散粗心,生活起居一切琐事都落在了甜稚嫩的肩头,这份责任很沉、很沉,沉到她不能诉说,必须配得上“从小就懂事”的虚荣。然而,就在这个周末,她浇灌的这棵大树,竟远赴他乡去见“朋友”了,留她一个人守在空荡荡的房子里,无尽的寒意、无助与负面想法向她袭来,她被击垮了。
      我和她促膝长谈,忘记了时间,很晚很晚,她似乎好了很多。我通过电话与甜的爸爸妈妈也沟通的很久,妈妈比较开明,爸爸不一样。家庭是人生的第一课堂,我在此时多少体会到了。此时,我暗下决心,要将甜带离那个黑暗的无底洞。
      从此,我将她视如己出,深感教师的职责就是点亮学生心中的灯,做为一名教师,只有爱自己的学生,像爱自己的孩子,尽情欣赏学生的人生,才能感受职业的幸福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