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师生园地 > 教师园地 > 正文

什么是爱情
2021-11-30 15:06:41   来源:作者:黄志刚   浏览量:

      沈从文追求张兆和时,写过的情书需要用箩筐来计量,但当两人真正迈入婚姻后,生活的各种琐碎也并不如情书写的那么浪漫。顾城的诗歌充满了梦幻与纯真,他和谢烨列车相遇的爱情故事,作为才子佳人的范本被人们津津乐道。看似神仙眷侣的二人,却终因顾城的偏执与自私而“魂断激流岛”。
      什么是爱情?是赵明诚袖上残留的茶香?抑或欧阳修眼见飞过秋千的乱红?爱情这个话题过于宏大和丰富,以致关于爱情的作品,一直以来都随着时代愈发旷古。从“贻我彤管”的简单美好,到“上穷碧落下黄泉”的可歌可泣,每一种描述带给我们的情感共鸣都让人沉醉、神往。人对爱情的追求似乎是本源性的,甚至幼儿园的小朋友也能生发“我只愿意跟某个异性朋友分享我的糖果”这种懵懂意识。伴着年岁增长,我们衡量爱情时就逐渐掺杂了更多因素,让理想化的爱情如沧海遗珠,即使偶尔在人间展露,也只能是惊鸿一瞥。
      爱情应是具体的,而非抽象的,所以我们需要爱具体的人,而不是抽象的人。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中,穷小伙为了自己理想中的爱人黛西,用尽手段累积财富,跻身上流社会,更名盖茨比,以期赢得对方纯粹的爱。他爱慕的对象始终是那个理想化的黛西,这最终也让盖茨比从云头跌落尘埃,付出了生命的代价,甚至没能引起黛西的一丝怜悯,可悲又可叹。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里,费尔明娜爱上的仅仅是幻想中的那个充满文学气息、潇洒英俊的弗洛伦蒂诺,所以当骨瘦如柴且穷困的电报员弗洛伦蒂诺出现在她面前时,所有幻想都被狠狠击碎,并为自己之前的盲目倾心懊悔不已。人们习惯追求事事如意,但事事不是总那么通达。理想丰满,现实骨感,一味追逐幻想中的爱情着实容易受伤。
      真正的爱情应是足以行走在阳光下的,而不是在躲藏中偷尝激情。我们憧憬爱情,但是也要懂得人生的各个阶段都如一朵花的盛开,需遵从时序。太早开放的花朵,即使美丽,也会过早结束花期,那不符合爱情本身恒久的定义。真正的爱情不该只是荷尔蒙与面红心跳,而是彼此的精神契合、彼此包容体谅,所以在十多岁的青春年纪里空谈爱情,多少显得单薄与苍白。爱是责任,爱是给予,爱是念人所念、感人所感,爱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,爱是两个人相互辉映光芒胜过夜晚繁星。从好感到爱情,有太多、太多的路要走,里面有青春期不能承受之重。只有少数坚守本心的少男少女可以双方互相鼓舞、彼此成就,让这样的感情成为一生回味且不悔的经历;更多的人,还是因为在这条路上启程太早,最终没能走到尽头,且葬送了未来无限的可能。
      若要被爱,首先爱己。我们渴望被爱,也都翘首盼望合适的爱人,这都无可厚非。但正如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,一份爱情也只会托付给可靠的人。爱己不是唯我独大,不是自我中心,而是自爱、自尊、经营自身。我们读过的每一本书、听过的一些道理、在每段经历中所体会到的种种感悟,都是将我们砥砺得更为成熟、明慧的试炼石。人应当正视自己,正视自己的认知短板,正视自己的性格缺陷,正视自己的普通,正视自己遇到巨大困难时的力有未逮。正视自己是爱己的基础,接受自己的每一面,才能尝试改变,趋于完善。在面对任何处境时都能叩问本心,不卑不亢,在遭遇一切困苦磨难时都能积极乐观,向往光明,这样才能够坦言自己已经配得上心目中爱情的美好模样。
      有位作家曾说,你喜欢的人就像一株蒲公英,某天你不经意地触碰了一下,自此你的世界就全是那人的身影。这样的情愫简朴自然,值得珍惜。它仿佛是爱情,但又不全是。
      借用圣经中的一句核心教义来还原爱情的面目:爱是恒久忍耐,又有恩慈。

相关热词搜索: